<ins id="tf5rd"></ins>
<cite id="tf5rd"><span id="tf5rd"><cite id="tf5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tf5rd"></ins>
<ins id="tf5rd"></ins><cite id="tf5rd"><span id="tf5rd"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tf5rd"></ins><ins id="tf5rd"><noframes id="tf5rd"><cite id="tf5rd"></cite>
<cite id="tf5rd"><noframes id="tf5rd">
<del id="tf5rd"><span id="tf5rd"></span></del>
<cite id="tf5rd"><noframes id="tf5rd"><cite id="tf5rd"></cite>
<ins id="tf5rd"></ins>
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yifuyuju.com】
当前位置 : > 散文随笔 > 散文精选 > 正文

陈祥福/夏雨后的王家河

作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时间:2021-03-30 11:28 阅读:0次   我要投稿   作品点评

 今年的夏天,雨水来得格外殷勤。山川景物在雨水的滋润和浸泡下,到处碧水淙淙,到处翠色欲流。甚至往年干涸的泉眼,如今也汩汩冒水,眨着迷人的大眼睛,唱起了欢快的歌。

 
一场夏雨过后,我骑车沿汪黄路(五莲县汪湖镇到石场乡黄山口村)罗圈段向东南徐行,绕过路中那棵古槐,过姚家河大桥不久,便又看到了一道石梁连接着的两座大桥。抬首望见桥头各立着一块蓝底白字的牌子,上面醒目地写着“王家河1桥”和“王家河2桥”。
 
王家河是个村庄的名字吗?可是王家河又在哪里,我环顾四周却看不见她的影子。在叠翠的群山和蔚蓝的天空交相映衬下,这几个高大的路牌似镶嵌在山野间的翡翠,静静地沐浴在浓郁的夏风里。湿透的烟岚氤氲着这块路牌,又绕过层林奔向山谷,消失在飘着云雾的深处。王家河“只在此山中”,我不禁这样想。
 
---
 
路牌下有一条水泥路向山谷蜿蜒,我带着好奇的心情追逐而去。树林里的蝉声一点儿也没有了炎炎夏日中的那种焦躁和癫狂,处处涌现着喉咙被尽情润透后那种畅入云霄的淋漓和酣畅。大合唱的旋律在层林里一阵阵上演,如涛似浪振动着我的灵魂。
 
两千多年前,先贤孔子在聆听韶乐后,曾有过“余音绕梁,三月不知肉味”的感叹,说明音乐是何等神圣。值得庆幸的是孔子还为我们留下了一部诗歌经典《诗经》,其中的《风》被放在了首位,这是从各地采撷来的题材不同、风格迥异的音乐总集,应该是《诗经》中最具流传价值的部分吧。可以想见,孔子对音乐的传承是多么执着,对音乐的追求是何其挚爱。让音乐开启“层林音乐殿堂”模式,像蝉声那样激越广大的社会,这应该是孔子留给我们的“音乐梦”。
 
时代发展到今天,音乐的空间愈加广阔,形式更加多变,风格更加自由,可谓是无处不在,无孔不入。我时常遇见老人口袋里装着手机,在田间地头,一边听着音乐,一边劳作,很是惬意。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音乐走进了千家万户。表达方式的更新和传媒工具的嬗变,已经像今年的夏雨一样,浸透了生活的角角落落,涤荡、冲击、氤氲着世人的灵魂。
 
---
 
音乐教化着社会,影响着着越来越多世人的心灵。当然,音乐的形式和内容也不是尽善尽美,传统音乐与现代音乐的对撞,经典音乐与流行音乐的融合,东西方文化的交流,时尚与经典的抉择,正像夏日鸣蝉一样在纵情高歌着一个强大音乐时代的觉醒和到来。
 
层林的万蝉齐鸣、万蝉争鸣,就是当今音乐发展的一个“见证”。这是多么富有激情的声音啊!这种声音,是扎根于土壤的声音,是激越群山的声音,是响彻云霄的声音,是季节赋予我们的最强大的生命之歌。在这震耳欲聋的世界里,蝉声还不缺少层次呢!
 
你听:粘满树梢的“节流”的声音类似秦腔,粗犷热烈,那扯破喉咙的力量令人震颤;“小景景”声音细长清脆,趴在树干上拉着小提琴,全然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;“嘟啦”慢条斯理地嘟啦嘟啦地抚着琴弦,认真而又不失优雅地和着;“喂悠哇”是群胆小而又调皮的家伙,它们开始总是很虔诚的“喂悠--喂悠—”着,到了最后,便“哇”的一声拖个长调,悄无声息地转移到别的地方“忽闻树上踏歌声”了。
 
五莲县有一种民间音乐“节流调子”就是使用了“喂悠哇”的这种歌唱特点。流传范围很广的五莲茂腔也有这种元素的体现和运用。(注:文中的“节流、小景景、嘟啦、喂悠哇”是五莲当地对4种蝉的俗称,具体学名各叫什么,有待方家指正。)

阅读感言

所有关于陈祥福/夏雨后的王家河的感言
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_亚洲夜夜性无码